投稿邮箱:qdxw888@163.com
2019/3/25 9:11:40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0209  录入:曾炜煜  打印本页

  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只记得父亲喝了不少酒回家路上大雨倾盆而下。此时父亲将自己外衣笨拙的脱下,脱下后又用迷离的目光看向我和我的母亲。口齿不清的说道:“这个你俩披上别着凉”已经喝醉酒的父亲居然还知道为我们着想,这使我很惊讶。

  那夜晚的狂风卷着倾盆大雨,拍打着道路两旁和父亲的肩背。父亲身上很快湿完了,雨水划过他的脸颊从下巴滴下,而母亲顶着他的外衣遮在我上方的一小块天空。

  那年我六岁。

  还有一次是,中午吃完饭后去学校的路上,本来是很小的雨转眼间成了暴雨。可就在这时刚下班的父亲出现了,他将伞给了我,只是简短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不打伞?”我也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忘了。”父亲转身走着回家的路,我看见他的头上有几琢湿润的白发,风把他的体恤衫和裤腿吹的来回摆动,不知是衣服大了还是父亲瘦了。我只是觉的父亲有了一丝苍老。父亲话有时少,可关心我的事从来都很多。

  那年我十岁

  又一次下雨,妈妈扶着刚出院的父亲,父亲的鞋带散了,他正要弯下腰系鞋带,可那腰部的支架使他无法弯腰,露出了尴尬的笑,这一笑掩盖了他复杂的内心。我蹲下来为他系鞋带,这时他又用伞为我遮雨。雨掉落在伞布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这时我台起头来,看见父亲饱经沧桑的笑容,在雨中显得是那样欢快。

  父亲的体质大不如以前,可他工作还是那么认真,对我还是无比关心。

  那年我十二岁……

  家像伞遮住了雨,父亲像撑伞者,撑起了一个家。

祁东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祁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新闻纠错:0734-6279405  邮箱:404627046@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祁东新闻网站联系。

扫一扫获取更多资讯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0209

录入:曾炜煜
  主办:中共祁东县委 承办:中共祁东县委宣传部  湘ICP备:10208892-1 公安备案:43042602000108
祁东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使用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QQ:404627046
衡阳市网信系统扫黑除恶线索举报电话:0734-867507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31-82689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