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qdxw888@163.com
水上人家
2019/2/26 9:10:25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薛浪  录入:曾炜煜  打印本页

  2005年,命运的航船将我载到了响水,响水激发了我体内的能量,或大或小,终究要释放出来。    响水因水得名。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        水,承载了命运的渡船

  水,灌通了转折的运河

  水,滋润了干枯的心灵

  水,映照着幸福的模样

  一九九八年,金庸剧《神雕侠侣》热播,为了帮助“杨过”解开“小龙女”南海隐身十六年的秘密,我几乎穷尽大洋之辽阔,周游世界,但除了这一夜的故事我是一无所获。

  (一) “定海”之“定”。2000年7月,世纪之初鎏光溢彩的季节,我怀揣《神雕侠侣》上下册,借工作关系来到舟山群岛,从那时知道了舟山有个地方名叫“定海”。舟山出来的渔船船长好几个取名“××定”。我这样的陆生人并不理解“定”的含义。后来,慢慢的,我了解了:靠海吃海的人们,特别是那些打鱼为生的 渔民,风雨飘摇的人生唯一的愿望不过是海上风平浪静的一刻,或者我等陆生人从未曾珍惜过的陆地的安定生活。定海——很自然的让我想到了东海龙王的定海神针。海上波涛汹涌,想必没有定海神针的龙王也是“寝食难安”的。渔船船员在风浪中随船一起摇摆十有八九是要晕船的,海上晕船的日子犹如心中明知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而又未来之时那一刻的惶惶不安:惊悸、冷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般的痉挛,这样犹如大病在身的日子只有适应海上生活不晕船了才结束,真正安定的一刻是在脚踏大陆之后,那仿佛置身天堂的感觉;说的寒碜点,脚下一双鞋底大小的陆地(只要不摇晃)就是我过去那一刻最大的人生梦想与追求。所以说,陆生的人啊,多么幸福的人啊,即便脚下的路有些不平,那也足够坚实胜过摇摆不定的舱板。据说大海航行的船舶都有压舱石,压舱石的作用是要确保船舶的稳性,避免船舶摇晃的厉害而倾覆,所以压舱石对于船舶犹如定海神针之于大海。我所知道的“定海”就是这样一个位于远海大洋一侧舟山市的首府,面对沧海飘摇,唯有“定海”巍巍不动(玉环也是如此吧)。  海洋永不平静,海“定”只是舟山人的愿望;命运的神奇也是如此,明明无法把握却又满怀心思希望能够把握。

  (二)大洋之行,寻找海盗而捕鱼(不遇)的日子。金枪鱼是大洋洄游性鱼类,世界各大洋均有不同种类的金枪鱼分布其中,大西洋、太平洋金枪鱼渔场大多在赤道两侧南北纬十度,那里冷暖洋流交汇饵料丰盛。那年七月,我从舟山沈家门出发一路坐着舟渔公司新购的金枪鱼船经新加坡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亚丁湾(今日索马里海盗猖獗海域,当年相对安定些)、红海过苏伊士运河到地中海,再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到了大西洋,在大西洋停留八个月。这期间寻找渔场的间隙,甲板上空时常飘荡着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激扬的旋律抚慰着水手劳累紧张的神经,又仿佛诉说着水手们的不甘、无奈与憧憬。之后我又随船开发太平洋渔场,跟船来到中美洲,心惊胆寒的驶过加热比海域,过巴拿马运河,在运河最狭窄处船舷紧挨着船闸航道,船员们山呼海应般兴奋的走出船头,用一只脚踏上闸边,激动的好像是用嘴巴亲吻到了久违的大陆;同时感到有生以来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了南北美洲大陆,与世界头号强国跻身同一战壕,仿佛久居沙漠的人迎来了甘露,心田瞬间感觉很滋润美丽。当年加热比海盗比今天的索马里出名,我们行船经过时是格外小心,船长亲自安排水手值班瞭望。就这样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太平洋渔场。太平洋以其宽广博大名列大洋之首,赤道两侧可谓大洋的心脏,渔船真的在这里作业时竟然有一天风平浪静,洋面连绵起伏慵懒无痕,似美人沉睡,姿态舒展脉息匀称,这样的美景出乎我之前所有的预料。大洋上空清晰明澈,太阳明媚耀眼,汪洋宽广博大水面浩瀚波澜不惊,海水深蓝淡定,好一派太平祥和的景象。然而正是在同样这片海域发生了11名船员杀害22名同伴——鲁荣渔2682惨案,这也成了太平洋最难过的“梗”。曾经的船员的我对此感同身受:长期劳累加上简单乏味生活的挤压与不安分的心在一起发酵,与世隔绝的境遇之下发生了同船操戈。骇人听闻的凶案因为法院的判决书而大白于天下,海上枯燥乏味的生活最终还丢了性命,这在我是最难过的“梗”。当年笑着唱“伤心太平洋”,心情是美美的;但同船操戈,恐怕目睹鲁荣渔惨案的太平洋也是伤心的。然而,几年后的今天鲁荣渔的故事仿佛已沉入太平洋底,太平洋之上更多的依然是波澜不惊。

  (三)感悟:生命的航船,早期靠泊在母亲的腹腔,自离开母港的一刻,便开始了或长或短的航程,所有人的航程无一例外的只有彼岸而没有回程,漂泊才是人生。

  后记:定海,只是传说的母港,除了怀念,终究无法再次停靠;风浪洋流的裹挟,纵然漂泊一生,也要好好把握航向。

祁东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祁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新闻纠错:0734-6279405  邮箱:404627046@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祁东新闻网站联系。

扫一扫获取更多资讯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薛浪

录入:曾炜煜
  主办:中共祁东县委 承办:中共祁东县委宣传部  湘ICP备:10208892-1 公安备案:43042602000108
祁东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使用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QQ:404627046
衡阳市网信系统扫黑除恶线索举报电话:0734-867507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31-82689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