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qdxw888@163.com
踏上春雪
2019/2/26 9:07:47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笑君  录入:曾炜煜  打印本页

  刚刚跨过己亥年的门槛,就来了一场雪,应该算是春雪了吧,距离上一场雪也就十来天,是个姊妹篇。

  这场雪,是从头一天的晚上开始的,先是下雨,渐渐的雪花夹在雨的缝隙里飘落而来。而且,这雪还很特别,既不是轻轻柔柔的一点一点,也不是飘飘冉冉的一片一片,而是一簇一簇的,似张开的花瓣,似捏合的锦团,很沉重的从高空坠下,好像能将地面砸上一个坑。但是,地上早己细水成溪,再大的雪一接触地面,对不起,只能随波逐流了。

  早晨,门还未开呢,从窗户里便看出来了,楼顶上是白的,道路上也是白的。好似“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壮观挪到我的家门口了!新年里,只半夜的功夫,大地便披上了新装。

  当一脚踏上洁白无瑕的大地时,心中好生的激动。曾经那浮躁的尘世,忽然变得如此的寂静与安宁,我的身体犹如一只鸟似的从高空扑向深深的狭谷之间,轻灵、舒畅。眼前,像是被什么东西围合着,没有了高低,不知道南北。当然,我心中有数,这里是我的家园,我的盼望就是我的目标,信步走去吧。

  翡翠湖的长堤上,若不是有先来者的脚印,深深浅浅的显现在我的眼前,还以为是走错了路。奇怪的是,那些脚印,大半都是与我要去的方向一致,是按着顺时针走的,都是要去领略一下湖中的景观吗!

  一湖碧水,就如同盛在一口大锅中还没有加热的清汤,没有浪,没有杂质,平静得出奇。长长的栈桥,在雪的覆盖下,像一条玉带似的,直入湖中,没有一处有缺角,更没有一丝的缝隙。近看,是悬浮在水面上的一堵墙,远看,则是童话中的城堡,让人生发出无限的联想。

  耳边有断断续续的声响,我知道,那是湖外的道上,有汽车碾着雪过去了。除此,好像什么也听不到。

  突然,有几声:“啊,啊!”的声音传入我的耳际,虽不连惯,却有些份量。听得出,是人声,却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正在想象呢,又是几声:“啊,啊!”

  寻声看去,一个己脱光了上衣的人,在离岸有十多米远的水中站着,两手向身上抄着水,摩搓着。原来是游泳的,正在试水呢。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的身体向前一扑,钻入水中去了。我停住了脚步,想看个究竟,水面上哪有人呀。正在纳闷:不会出不来了吧。

  忽地,当一圈水波外扩之际,人头冒了出来,还吐出了一口水,接着,再钻入水中,又冒了出来。就这样,一钻、一冒之间,己向前游了一大截,水波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个“人”字形,也随着他向前移动着。

  巧了,在游泳人的不远处,一片浮草上,有一只野鸭子,正在觅食。听到游泳人划水的声音,一个扑腾,也钻到水里去了。

  前方的水域,平静如镜。左右的湖岸,白雪皑皑。并末因为水中有人,有野鸭子,而有什么改变。可是,我的心中却涌动起了一股热流,脚底下似乎也增添了一丝力量。

  我继续向前走去,细品着脚踏在雪上的那种感觉。堤上的雪,厚度不足三寸,一脚下去,发出了“咯吱”的一声。随着声音,中间还有个停顿,似是一个缓冲,然后,这脚便踏到底了,没有多少思考的余地。

  前人的脚印都在道路的中间,我不想破坏他人的足迹,更不想重复别人的路线,专拣路边上还没有被踩踏过的地方走。但是,雪底下的道路边沿是不平整的,甚至还有沟壑的存在。因此,我走的路,总是在深一脚浅一脚的状态之中。但是,这样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去,感觉也很轻松。偶尔,回头看一下自己留下的脚印,还算是稳定和踏实的。

  我看了一眼路边的树木,怪了,枝条、叶子整整齐齐,平静悠闲,居然没有被雪盖住,只留有一丝下雪的痕迹。为什么呢?难道这是上苍给的指令,不允许任何东西打扰它们,给它们充足的时间,创造一切机会,快点把春引回大地,装扮人间!

  不经意间,我的脚步己迈到了湖中心的虹桥上了。一道虹桥分隔了翡翠湖,便也成了翡翠湖的南北分界线。无论是看太阳,赏月亮,还是雨中看湖,雪中品湖,这里都是最佳之处。

  桥面上的雪似乎比平地上厚些,脚印也有些杂乱,脚印的底下好像还结了冰。桥的两端,道上,岸边,丛林里皆被雪掩盖着,除了道上有几行零乱的脚印,其它什么都没有,显得非常的平淡。远处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却在朦胧之中,与地上的白雪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景观,感觉有些苍凉。

  我正在张望呢,一阵风吹来,很冷,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风是从桥的北面来的,沿着湖岸径直扑向桥南,然后,又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真是佩服这风,无拘无束,无处不在。

  顿时,我想起了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诗句:“朔风吹桂水,朔雪夜纷纷。”风雪的交织,是在演绎着什么呢?

  眼下,虽己入了春,却还是在冬的尾巴上,正是乍暖还寒之际。若是家无口粮,袋中无薪资,日子一定难过。还有,农家的老牛最怕“倒春寒”呢。

  小的时候,我在农村呆过,十三岁那年还做过放牛郎。我放着一头老牛,秋后,牛进棚了,我也随着老牛进了棚,当然,我是去看护老牛的。年后,也是这个时候吧,下雪了。夜里,寒风呼啸,雪花乱舞。不知怎么了,大门开着,风雪灌进了牛棚,温度自然降到跟棚外差不多。然而,我们这看牛的人却睡着了。可惜了我的那头老牛,睡的位置正对着风口。等到我们醒来,它已四肢弯曲,缩着背,睡过去了,眼睛睁得老大,好像是在向我们求救。这个惨象,一直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岁月在流逝,时代在进步。中国在变革之中,中国的农村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牛惧怕“倒春寒”,被冻死的事情应该不会再发生了。

  今日的一场雪,其实是一场喜雨。俗话说“春雨贵如油”,这不就是送油来了吗。无论是雨,还是油,只要浸透了大地,温暖了禾苗,便可绿满阡陌,红润枝头,粮满仓房。

  虽然,这一刻还须顶着寒风,还须一步一步地踏过封冻的困惑。但是,这一切只是一个过程,一场考验,恰也是春暖花开的开始。

祁东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祁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新闻纠错:0734-6279405  邮箱:404627046@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祁东新闻网站联系。

扫一扫获取更多资讯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笑君

录入:曾炜煜
  主办:中共祁东县委 承办:中共祁东县委宣传部  湘ICP备:10208892-1 公安备案:43042602000108
祁东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使用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QQ:404627046
衡阳市网信系统扫黑除恶线索举报电话:0734-867507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31-82689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