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qdxw888@163.com
荒山半日行
2019/2/26 9:06:42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贫夫  录入:曾炜煜  打印本页

我们的汽车行驶在延绵的盘山公路上时,迎面开来一亮破旧、古老的卡车,车上有十多名民工。我忙对司机说:“小李,找个地方调头回去吧,一会儿这些民工修起路来,你就回不去了。”“可你怎么办?还有近二十里路呢!”“我最多步行一两个小时,而你今天的工作可不能耽搁了。”

    正值六月的清晨,凉风迎面吹过,不觉精神一爽。苍茫的群山默默地矗立着,注视着我,似乎在为我送行,送离乡的游子重返故土,投向那久别的家门。蓊绿的树叶轻声地唱着,与山雀悦耳的啼鸣相应和,构成一首美妙的“自然协奏曲”萦绕在耳畔,不觉心旷神怡,喝了一口清凉的蜂蜜似的。意兴所至,从行李中取出竹笛,边走边吹起欢快的曲子来,清越的笛声在群山中回荡着,是那么的悠远、迷人。

    听见身后传来汽笛声,回首望去,转弯处闪现的正是方才遇到的那辆破车,它现在正顺坡猛冲。我忙远远地向车内挥挥手,但听那车嘶哑地大响起来,显然司机在猛踩刹车,待到刺耳的叫声停下,那破旧不堪的卡车才在前面十多米处停稳。我连忙快跑几步,拉开车门。待我坐稳,破车老牛似的开始缓缓爬坡,司机猛轰油门,老牛也发出震天的吼声,喘着粗气,玩命地向上冲。

    偷眼看去,司机面无表情,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我俩谁也不做声,唯有破车一刻也不肯安静,枯燥地干吼着。我生平第一次开始羡慕会抽烟的人--此时若潇洒地掏出一盒香烟,递给他一支聊表感谢之意,气氛也会好多了。可现在,一不掏烟,二不搭话,仿佛人家费半天力刹车,又拼命爬坡,一切都理所当然似的,自己岂非成了一个十足的白眼狼?正犹豫,只见司机摸出一包香烟,飞快地看我一眼,递了过来。我忙摆摆手:“谢谢,我不会。”他放慢车速,左手扶住方向盘,右手微微一顿,一两支香烟便向上窜出半截,噙住其中一支,放下烟盒,拐过前面一个弯,便用火机点燃,深吸一口,吐出一股烟雾。

    “您开车几年了?”我轻声问。

    “五年啦。”他回答。

    “咱俩一样,我上班也五年了,”我随口接道:“人困的时候,是抽烟好,还是喝茶好?你喜欢喝茶吗?”

    “你呢?”他笑了笑:“困时你怎么做?”

    “现在还年轻,吸烟多了怕不好,”我看了他一眼,接着说:“我从不用烟提神,困倦时喝杯茶也不错的。”

    很快,他的终点站红柳沟到了,我边开车门边说:“谢谢你,不然我又得走半天呢!”年轻的司机也冲我笑了笑:“我也该谢谢你呢!看来我真的该准备个茶杯了——对了,往后你再拦车时,尽量不要在下坡的路段拦。”

    发往志丹的交通车下午两点才走,而我得尽快赶上从志丹发往延安的车。打算先吃点饭,等会儿车多了,再找便车试试,于是信步走进一家小餐馆。

    空气随着太阳的升高而闷热起来,苍蝇也开始乱撞,加上母鸡生完蛋后肆无忌惮的鸣叫,及山羊无缘无故的悲声与街上妇女对骂的吼声冲击着我的耳膜,还有人追杀一只老母猪,两位煞有其事地从门口呼啸而过,高高扬起的尘土中传来母猪那发自肺腑的狂嘶。我稳坐在这自然的农家喧嚣声中等我点的饭。这时,对面的歌舞厅放出了流行歌曲,音量挺大,那歌唱的时而呻吟,时而狂嘶,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样庸俗可厌的音乐,马上收拾东西准备走人。老板疾步追出:“饭马上就做好了,你不吃了吗?”“不是,想起来另有急事,必须得走了——饭钱搁在桌上了”

    太阳更高了,心情却有了好转,漫天的白云棉絮似的堆在绿油油的山顶,在大地上投下片片暗影,白色的羊群如云朵一样游动着,一个淡红的身影在羊群中是那样妩媚,那样动人,应该是图画中最靓丽的风景。

    半个小时中,过去了八辆车,其中有一辆载着钻工的中原卡车,当他毫不减速地路过我身边时,分明地听到车上有人大声说:“咦!这个拦车的不是32686队的吗!”车开远了,无法看清这是哪个兄弟单位的车辆,只得由他们议论下去,免得没有话题感到寂寞。既然“自己车”都不肯帮忙,只好徒步前进。长路漫漫,群山连绵,即使再有雄心壮志的人,一旦只身独行于荒山之中,便显得极其渺小无为了,我也没有带着办法过来,只管走罢!

前面有三位民工在凿石头,看见我远远走来,便停下手中的活儿,其中一位边看着我边说:“没搭上车?过来歇一哈再走,说会儿话嘛!”

    我盯着他手中的铁锤和钢凿,远远地回答:“是呀!”话题一转:“这么早就出来干活儿了?”

    “没办法!为了钱么!”他又问:“你是中原的嘛?”

    我正犹豫是否如实回答,这时身后一辆轿车驶来,那汉子忙放下手中的工具跑到路中心伸手拦车。小轿车竟连喇叭也不屑摁一下,毫不减速地猛冲过来,那汉子慌忙往边上急闪——总算平安无事。

    他站稳后冲车影笑了笑,对我说道:“官当的越大,越不会停车,”话题一转:“你多大了?”

    “二十三。”我回答,提防之意消除了不少。

    “二十三?”他用异样的声音问:“属兔的?咱俩同岁呀!”

    “咱俩同岁?”我的声音也变化了,并仔细打量他——中等身材,一双布鞋烂的勉强都不能穿,衣裤自然破旧,沾满了石屑,一脸胡渣,头发长而且乱,这位貌似四十的人居然说和我同岁!

    “我朋友在前面的地道站工作,一会儿让他帮你拦车。”他一边招呼我跟他走一边说:“对了,你们油田发的工鞋还有吗?能不能卖给我一双?旧的也行。”他接着不好意思地解释:“冬天出来做工老是冻脚,有人买过你们的鞋,都说暖和——当然,你不卖,我也会帮你拦车。”

我开玩笑:“冬天别出来,不就没事啦?”接着又戏言道:“是不是还无婆姨,等着成亲?”

    “我的娃三岁了,”他说:“我弟弟明年就要考大学,根本就无钱。这些年我一直出来做工,冬天脚冻的再肿也得干,多挣一块钱,到时候弟弟就多一块,”他向我来的方向指指:“我妹妹今年才九岁,就出来给人家放羊挣点钱,看到妹妹的腿每天都肿的那么粗......唉!我没有一点办法,只有自己拼命多挣钱......”

    我打断他的话:“你没听过希望工程吗?”

    他木木地看着我,根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突然间,我也觉得希望工程是那么遥远。“我没有带工鞋。”我为难地告诉他。

    他眉头一展:“算啦,咱们走快点,不耽搁你赶车,也不耽搁我做工。”

    向前走了约三里路,他从地道站叫出了胡站长,相互引见后,便匆匆告别回去做工了。不久,一辆小车飞驰而来。胡站长立在路中间,左手持小红旗,右手向前平平推出,神色凝重,执行重要任务般纹丝不动。小车终于停下了,站长与司机交谈几句,司机终于答应了。

    荒山的半日之行化为历史永远地过去了,在往后的日子里,遇到过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大多像空中烟,水中泡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不曾留下一点痕迹,脑海中存留的是那破旧的卡车,是那勉强也不能穿的布鞋,红色的小旗,以及那些浑浊却诚恳的眼睛,常常划破岁月的时空,回映在我的眼前......

祁东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祁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新闻纠错:0734-6279405  邮箱:404627046@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祁东新闻网站联系。

扫一扫获取更多资讯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贫夫

录入:曾炜煜
  主办:中共祁东县委 承办:中共祁东县委宣传部  湘ICP备:10208892-1 公安备案:43042602000108
祁东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使用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QQ:404627046
衡阳市网信系统扫黑除恶线索举报电话:0734-867507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31-82689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