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qdxw888@163.com
酒爹
2019/4/29 15:29:05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黄顺强  录入:曾炜煜  打印本页

  酒爹屋里呷饭,喜欢摆在外面吃,好像全世界就只他一家人有饭呷,实际上只有酒爹一个人坐在桌子旁,他堂客夹了点菜到房里面去了,她不喜欢听酒爹的牢骚,独生子果果没有回来,被酒爹骂得不知躲到什么地方?酒爹听说果果同别人打架打输了,酒爹有气,他近乎咆哮地骂:"打赢了有奖!打输了就莫回来呷饭!"这是酒爹的口头标。酒爹生性是个大喉咙,声音有70分贝,左邻右舍都听到。

  也要承认酒爹菜搞得好,他搞菜就喜欢放五香粉和白酒,四个菜,要色彩有色彩,要味道有味道,一个红烧草鱼,一个丝瓜汤,一个火焙鱼炒红辣椒,红烧草鱼就放了五香粉和白酒,那五花肉炒蒜苗的香味飘得50米远,飘得最近的,是进了吴嫂家,吴嫂站在她家的窗子旁盯着酒爹,面带微笑,闭着眼,鼻子往里面缩气,如同过去第一次跟她已不在的老公接吻……

  吴嫂就喜欢看酒爹打赤膊的样子,一米七五的汉子,满身肌肉,浑身有用不完的劲,眼神很正直,喝了酒,满脸通红,筋爆爆的,能干直率,满身正气,爱打抱不平。嘴里高音炮,直来直去,吴嫂喜欢拿自己的老公跟酒爹比,他觉得自己死去的老公比不上酒爹,她想要是有幸被酒爹抱一次,她都心甘情愿,死而无憾。

  他崇拜酒爹,与其说是暗恋,还不如说是想求酒爹保护她。老公去世,吴嫂带着女儿生活,她觉得很孤单,感觉别人都想欺负她,她想经常巴结酒爹,有酒爹为她撑腰,她一心安理得,酒爹也是过来人,他知道吴嫂的心思,他这个人,男子汉气概蛮足,我不会给你霸蛮献殷勤,你要为我献身也好,给我占便宜也好,那是你的事。

  酒嫂很嫉妒吴嫂,她有个时候暗暗的咒她:"又不是那号年纪哒,打几咯粉,擦些咯香,尽往我老公面前是咯凑,你逗骚唉!"

  酒爹会吹笛子,最拿手的是《敖包相会》,他喜欢对着吴嫂家的窗子吹,柔情的那一种:

 

 

  十五的月亮 ,

  升上了天空哟,

 

  为什么旁边,

  没有云彩。

 

  我等待着,

  美丽的姑娘哟,

 

  你为什么,

  还不到来哟嗬……

 

  如果没有 ,

  天上的雨水哟……

 

 

  吴嫂喜欢听?还是不喜欢听?不知道,反正第二天,吴嫂笑咪眯的。

  酒爹的堂客不喜欢吴嫂,她觉得这寡妇轻浮,想占她老公的便宜,他跟吴嫂打招呼,都是垮起咯幅脸,没有丝毫表情,慑于她老公的威严,她也不好怎么发作?对门对户,抬头不见低一头见,她也懒得管这些空事,你愿意给我老公搞,这是你的事,你是个骚货!我又没有直接的证据,我也懒得管。

  酒嫂性格孤僻,沉默寡言,有个唯一的爱好,信佛教,他没有事的时候就烧香拜佛,她求佛保佑果果会读书,平平安安,求佛保佑她老公身体好,没有病痛,有时手轻轻剥动佛珠,慢慢念着念着就睡着了。

  吴嫂这天急死了,他家的电表烧了,他找酒爹帮忙修,酒爹二话没说,立刻答应了。

  果果在不远的叔叔家吃了饭,由他叔送回了家,他叔也劝说:"哥,果果还是个小孩,你不要吓他,小孩子打架,教育一下就可以了,果果!去做作业,去做作业!"果果胆怯的跑去做作业啦。

  酒爹是个大忙人,在单位是个大组长,管三个小组,20几号人,在家里,是酒爹说了算,他堂客不管事,酒爹说他堂客只晓得煮饭,搞的菜没有味,他堂客也主动让贤,我煮饭,菜由你搞,你又喜欢吃那些应酒的菜,她也很佩服她老公,三五两下,四五个菜,随便就搞出来了,色香味俱全,什么猪耳朵炒白辣椒唻,腊肠炒大蒜唻,香肠炒四季豆唻,香啊,真的香!

  酒爹好酒,上班的时候不喝酒,下了班和休息的时候就喝,喝总要喝得有些微醉,走路左右摇,他才觉得韵味,酒爹他喝的酒,也不分高低档,什么大米大曲啊,邵阳大曲啊,散装谷酒啊,他都喜欢。

  传说酒爹年轻的时候习过武,邻舍只有一次有幸在他喝醉酒的时候看见过他玩板凳,那一招一式,邻舍都惊呆了,板凳在酒爹的手上飞,酒爹就是没有武功,凭他这个身胚,三个人莫想沾他的边,有回担水,有人想插吴嫂的队,拿酒爹看见了,酒爹只大声说了一句,:"哪个敢欺负这位大姐?我两下就要把他趴在地上,那个男的看了酒爹的身胚和肌肉直打襟,吓得担起水桶到就跑了。

  果果有回跟酒爹汇报,他说一个同学到老师那里打小报告,他狠狠的揍了他一顿,打赢了,酒爹很高兴,他给了五块钱给果果,他说:"星期天你去看场电影。"

  酒爹除了上班,他还有份副业,他会看病,就是民间的巫术里面的品种,酒爹也会一些按摩推拿,比方说和推背呀,火罐呀,信迷信酒爹也学过。

  酒爹看病不收钱,没有好,他任何东西都不收,好了,他才收一些酒和礼物,张大婶的侄女失恋了,几个月不出房门,张大婶,七劝八劝带到酒爹这里看病,酒爹是单独在那个杂屋里面跟张大神的侄女沟通了半个小时,那侄女就有说有笑了,酒爹的绝招就是赞美她,他说:"你这么漂亮的美女,不要想不开,这么好看的酒窝,你不怕找不到男人?我来跟你做介绍。"那侄女低着头腼腆的笑着说:"真的啵?"

  事后酒爹跟他堂客说,看病就要特殊情况就要特殊处理,心病就要用心药医,开导她,给她自信,给她信心,她就高兴了。

  姑娘病好了,酒爹也高兴,月夜,老桑树下,茶几上放着笛子、酒和花生米。酒爹高兴地吹起了《虹彩妹妹》,轻轻的:

 

  "     虹彩妹妹, 恩爱呦,

 

  长的美那么 ,恩爱呦,

 

  樱桃小口 ,恩爱呦,

 

  一点点那么 ,恩爱呦。

 

 

  三月里来 桃花开,

 

  我与妹妹真恩爱。

 

  八月中秋月正圆,

 

  想起了妹妹, 泪涟涟……

 

  虹彩妹妹 ,恩爱呦,

 

  长的美那么 ,恩爱呦……"

 

 

  吴嫂倚在自己门边含情脉脉的听,她嘻笑地瞅着酒爹。

  酒爹看病也遇到过一回特殊情况,吴嫂带着她的远方亲戚来给他看病,那姑娘十六岁,上身特殊部位生了一个包疖,酒爹对吴大嫂说,你要留下陪了我看病,我不想在男女关系方面,让人家说闲话,吴嫂帮少女脱掉了上衣,轻轻的松开胸罩,酒爹睁大了眼,有些紧张和莫名的涌动,右边的菜碗大的白色乳房在晃动,酒爹的双脚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退了一步,言不由衷的说:"今天天气怎么这么闷热?你看的我头,像出了毛毛汗,他镇定了一会,仔细观察了晃动的乳房:暗扣大小的乳头向里面凹着,粉红色清晰的乳晕,下面有一团硬的红肿包疖,左右乳房有些 不对称,酒爹说:"吴嫂,你摸一下,看是不是包疖?"酒爹说:"我不摸,这是特殊部位,我嚼了草药你在外面敷。"少女好难为情的,她说:"我不想看病了,我不想看病了……"她害羞的低着头,乌黑的头发遮住了清秀的脸,酒爹说:"不要难以为情,什么部位生包疖都是正常现象,是上火的缘固,病治好了,就没有事了,吴大嫂,你陪她来三次,我三付草药,就要叫她好!"真的到第三次来的时候,那少女的乳房基本上恢复正常了,吴嫂也高兴,那少女也笑着不害羞了。

  酒爹给姑娘看病,酒嫂在门口瞅了吴嫂三次,她心里不想酒爹跟吴嫂走得近。

  少女的病好了之后,吴嫂打了两对邵阳大曲,送给酒爹,酒爹也没有推辞收下啦!

  给人家信迷信的时候,酒爹很迷茫,他也搞不清,这世界上到底有不有鬼?老子一身正气,满身酒气,你是个鬼,望了我都怕,他有个时候也和鬼和平相处,就是把鬼赶开,比方,孙大嫂就怕鬼,在她床头放了一面镜子,再放些铁器,剪刀啊,菜刀啊,再烧香烧钱纸画符,驱鬼……

  果果做完了作业,叫酒爹看,酒爹说:"做好了就行了,你还是要好好念书,不懂就去问老师。"果果在家里怕爸爸,在外面他什么都不怕,在学校,他要做头霸王!

  有个时候,酒爹喜欢下了班到南食店跟酒友们一起喝酒,买个小瓶子邵阳大,拿起放在嘴边,轻轻地抿一口,啊,这酒啊,这酒,喝酒————这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酒爹的嘴巴还不时挞几下,面带笑,眼睛眯着,有点响声……

  那两个酒友在发牢骚,:"城里面的工厂以后都要下岗,城市里面不存在工厂,特别是不景气的单位。"酒爹听到这样的言论。没做声,他想,不景气的工厂多着嘞,酒爹以前做事的工厂就不景气,经常放假,曾经工作过的工厂,以后会不会破产?酒爹不知道。

  旧的企业管理制度存在很多弊端,不破不立,也许经过改革,过去的工厂会凤凰涅磐,赋予新的生命。

  又过了几年,果果没有读初二,就在诱惑街做夜宵,他和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去讲霸道,收人家的保护费,扯皮打架是经常的事,他也没回来住,听说经常在饭店吃,酒爹非常担心挂念他。

  有一次吴嫂告诉酒爹,她说她女儿没有读初二,她不喜欢读书,到一家服装厂做事去了,酒爹也替她高兴,吴嫂身上的担子总算轻了一些,失去老公的妇女生活难啊,难!

  井边的老桑树,忠诚的守望着春夏秋冬,刮大风的时候,桑树的叶子会呼呼的响,15年啦,每年夏天来摘桑叶的小孩也换了一波又一波,雨天,桑树下面还站着几个零星躲雨的担水人,担水的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有的人家安了自来水。

  五月初五,吴嫂站在酒爹的客厅的案台边,帮酒爹烧香,案台的上面放着酒嫂的遗像,脑溢血走的,那案台上有两个红纸的牌位,一个是酒嫂,一个是果果!————果果!————就是在前年,果果杀了人,吃了子弹。

  果果没有遗像,吴嫂想:没有也好,酒爹看了会更伤心,果果是毙后一个多月酒爹才知道的,酒爹万分痛苦,在家里大吵大闹了三天三夜,他高声嘶喊:"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我儿子!我叫他每次要打赢打赢,世界上什么事情是你赢得了的啊!————啊!————我害了你啊————我可怜的崽!……"

  自从崽毙了之后,酒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糟糕,也轻微中了风,最近几年都是吴嫂在照顾他,有些以前的邻舍和同事也来安慰酒爹,陪着酒爹,酒爹走路要柱棍,他走不稳,左边的手和脚不管事,经常流眼泪,流口水,身子有点木纳,说一句完整的话,要分几次才能说完,有些结巴。

  最近这一段,酒爹刚从失去儿子的悲痛中慢慢走出来……

  吴嫂边帮酒爹上香边自言自语:"酒嫂,以前你总怀疑我跟你老公有一腿,实际上你老公正经的很,连我的手都没有握过,他跟我帮好多忙哩,安电线,修家具,买——煤,捡——漏……"说这话的时候,吴嫂激动的流泪了。"现在他病了,我要照顾她,我要报答他……"吴嫂小声念。

  " 果果!你也安息吧!你胆子太大啦,你杀了人是要偿命的,你——你

  ——放心吧!你爸爸,我在照顾。"吴嫂泣不成声……

  张大婶带了一些菜来看酒爹,吴嫂同酒爹开玩笑:"张婶,你看酒爹年轻的时候那么帅,唉!我们的偶像,病啦老啦!岁月不饶人呐!",酒爹慢慢吞吞的说,:什——么——偶——像?搞——实——际的,今晚上——你就歇——在我——这里唻。"吴嫂说:"你没有那个功能了,老了。""我——不——行,我厨房里——还有一根——擀面棍呢。"酒爹出绿的。"张婶,你看这个老不正经的哩。"吴嫂开玩笑的打趣,三个人放肆笑,酒爹的口水又流了出来……

祁东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祁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或“红网祁东分站”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祁东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新闻纠错:0734-6279405  邮箱:404627046@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祁东新闻网站联系。

扫一扫获取更多资讯
来源:中国原创文学

作者:黄顺强

录入:曾炜煜
  主办:中共祁东县委 承办:中共祁东县委宣传部  湘ICP备:10208892-1 公安备案:43042602000108
祁东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使用
关于我们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QQ:404627046
衡阳市网信系统扫黑除恶线索举报电话:0734-867507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731-82689053